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顾凝沈照 > 正文 第1001章 都什么歪理
    “还好。”君临风说着,察觉到床帐未放,玉欣瑶也是只穿着中衣,便下意识地别开眼去。

    若是以往,他当然绝对不可能深夜跑来探视姑娘,但玉欣瑶伤势和他有关,他若不看一眼情况,实在难以安心。

    “你挺负责的嘛。”玉欣瑶轻笑一声,托着腮看他:“可你又不是大夫,你看我又怎么样?伤势也不会被你看一下就自己好。”

    “……”

    君临风觉得,自己平素虽不说是能言善辩,与人说话也是能你来我往的。

    但和玉欣瑶在一起,他似乎总是接不上她的话。

    有的时候是被她大胆的动作惊到,有的时候是被她不按牌理出牌的话给堵到。

    就像现在。

    他来看望她,她就算不说气的道谢,也起码注意一下身为女子的仪态,让婢女放下床帐再走吧?

    起码避避嫌?

    她可倒好,大大方方地趴那儿看着他。

    这女子,绝对是君临风见过最不像大家闺秀的……公主!

    偏偏她在外还有个才女的名声。

    在月国,她的文采举国皆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

    但就君临风几次见面对她的了解,她绝对和“才女”半个字关系都没有。

    “喂,我想喝水。”玉欣瑶说:“你帮我倒杯水吧。”

    君临风没说什么,起身到桌边倒了水过来,送到了玉欣瑶面前。

    玉欣瑶刚要拿茶杯,猛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君临风迟疑着,将床上的被子拉来给她盖好。

    玉欣瑶喝了水,伸手拉着被子把自己的肩膀包裹住,叹息道:“唔,这月神殿的被子好香啊,不是那种冲人鼻子的香,真好闻。”

    君临风问:“还喝吗?”

    “不喝了。”

    “嗯。”

    君临风把茶杯送回去,在桌边落座,“你的伤,大祭司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说很严重,叫我不要胡乱再折腾,慢慢养着呗。”玉欣瑶努了努嘴,“不过这个大祭司好年轻好好看,我记得三年前他好像就是这个样子。”

    “三年过去了,一点没变,脸就像是冻住了一样。”

    “对了,你的手下去查刺没?!”玉欣瑶转向君临风。

    “去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玉欣瑶“嘶”了一声,“本来也不该这么疼的,都怪那会儿,我忽然从你身上下去,趴到石阶上,又扭到了,真痛啊……”

    说道这儿,君临风沉默了一瞬,“那你为何忽然要趴到石阶上去?”

    “当然是为了避嫌啊!”玉欣瑶看傻子一样地看了他一眼:“避嫌!懂吗?”

    “你在马车上的时候,可未见与我避嫌。”君临风淡淡道:“在那山洞之中,你颐指气使让我……抱住你时,也未见避嫌。”

    “那是因为当时只有我们俩啊!”

    君临风皱眉:“无人你便可以随性的动手动脚,有了旁人,你加重伤势都要避嫌,这岂不是掩耳盗铃?”

    “我哪里动手动脚?”玉欣瑶冷哼道:“我那是受伤了,没办法才和你那样的,最多我就是摸了你两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你们男人在外面风流的时候,难道不对女人上下其手吗?只要不睡了那个女的,不都说自己是清白的吗?”

    “我跟你,道理也是一样的,我们是清白的,只是迫不得已靠在一起,所以我必须避嫌,不能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君临风眉心皱得越紧。

    这都什么歪理。

    君临风发现自己被她绕进去了,而且越绕越远。

    玉欣瑶又说:“我看中的是明少宇,可不能和你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事情传出去。”

    “你们大楚的男人都很在意名声的,君世子,你也不能和别人乱说哦——”

    “……”

    君临风默默片刻,看她这般能说会道,想来伤势真的没问题,于是起身说:“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至于乱说?

    君临风又岂会是道人长短的人。

    玉欣瑶看了他的背影好几眼,低声嘀咕道:“怎么感觉他有时候比那明少宇都呆?”

    “避嫌为我们俩都好啊,这有什么可讨论的。”

    玉欣瑶趴回软枕上,侧着脸,正好看到床边小几上那个白玉小茶杯,不由就想起方才君临风端着茶水送到自己面前的样子。

    俊逸,雅淡,清贵,睿智,宽厚……

    玉欣瑶眨眨眼,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脑子里还有这么多形容男子美好的词汇冒出来。

    可是她看中的是明少宇啊。

    君临风再怎么好也不能和她有关系的。

    玉欣瑶皱皱眉,自顾强调道:“所以当然得避嫌啊,必须避嫌。”

    ……

    君临风想着刺之事,这一晚难以入眠,沈照念着月神大殿以及月然之对待顾凝的特殊之处,这一晚也难以入眠。

    倒是顾凝和玉欣瑶这两人呼呼大睡,一觉到天明。

    顾凝自望月小筑的床榻上坐起身,看到沈照在不远处的椅上打坐,唇角忍不住挂起笑容,套了鞋子轻手轻脚地到沈照的身边去。

    刚想做点什么,沈照却张开了双眼,“醒了?”

    “嗯。”

    顾凝点点头,拉着他的手说:“你怎么不在榻上睡,又在椅上打坐。”

    “昨晚回来后,一直有事,进进出出的,怕闹醒了你,所以索性打坐休憩。”

    “哦。”顾凝又点头,“什么事情进进出出——君世子呢?!”

    顾凝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日沉睡之前君临风“有麻烦”,沈照前去营救的事情,顿时紧张道:“他没事吧?”

    “没事。”沈照微笑,抚了抚顾凝的鬓发,“大祭司给的位置给准确,我们去的快,而且,同行的还有大公主,刺没伤到他们,他们只是落了水。”

    “哦——”顾凝松了口气,倒也没疑惑君临风和玉欣瑶怎么跑到一起去了。

    两人用完早膳,沈照拉起顾凝的手往外面走,顺势询问了一下守着的小童,月然之的所在。

    “师父在大殿里呢。”小童恭敬气道:“师父说了,二位要是寻他,便让我带二位过去,二位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