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哭包美人不想当万人迷[快穿] > 正文 第80章 嫂嫂(19)
    江昭第二天早晨下楼时,发现厅一楼格外安静。

    他从楼梯上走下来,往沙发上一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分别坐在沙发的最左边和最右边,中间摩西分海般隔开了一大段距离,至少够两个他坐进去。

    他往厅走的动作登时一顿。

    这间公寓平时很明显不接待人,长沙发只有一张,一左一右都被人占据了,他过去了当然只能坐在中间。

    夹在明朗和明烨中间……

    江昭光是想想,就一阵呼吸不过来。

    就在他准备调转脚步朝餐厅走时,厅内坐着的两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一般,双双将目光投了过来。

    两道相差无几的目光先后投在了他身上,江昭的脚步一下便定住了。

    明朗目光深沉,嗓音微哑,带着十足的磁性,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男人的风范。

    “起来了?”

    几乎是他刚开口,明烨便站起身,朝他这边走来。

    等他话音落下时,明烨已然走到了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了两秒,目光扫过他宽大的领口和无意露出的半边肩膀。

    江昭的注意力被这道眼神拉扯回来,被盯上的感觉像极了猎人盯住毛发雪白的兔子般,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心里升上一股淡淡的怯意。

    “我脸上有东西吗?”他小声问道。

    因着刚起床的原因,他的黑发还有些凌乱,一缕头发从耳后垂落,扫了扫他雪白的面颊。

    漂亮青年的眼神带了点朦胧,像是才刚睡醒,思维迟缓得分不清面前的人释放的是善意还是不怀好意,眼尾似乎永远都带着淡淡的绯色,氤氲出了一点隐约的痕迹,像是什么人用指腹在那上头轻拢慢捻抹复挑,最终用唇一点点蹭出来的。

    漂亮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一直到江昭眼神里的疑惑越来越明显,明烨才伸手,无比自然地帮他把歪向一边的领口拉了回去,严严实实地遮住了那半边雪白圆润的肩膀。

    薄款的睡衣被两根手指抓了起来,原本紧紧贴着的前胸稍微露出一点深不可测的痕迹,目光一旦落了进去,再想收住便难了。

    明烨的视线往里头探究了一瞬,心内忽然无比庆幸这个角度只有他能看见。

    身前的青年太过娇小,几乎完全被他遮挡住身躯。

    想到方才看见的那一幕,明烨心头还是窜上了淡淡的火气,恨不得回到许久之前,甚至在心里暗恨,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会选择把江昭让出去的。

    他简直是个白痴!

    更何况,江昭已经亲口跟他说了,不喜欢江昭,说的那些话全是骗他的。

    想到这儿,明烨安慰着压下了内心的情绪。

    “衣服歪了。”他淡淡道。

    江昭这才反应过来,忙又拽着衣服往后拉了拉。

    他不知道,他这样子虽然遮住了前面,但后面却一览无余,以明烨的角度,正好能够瞥见小半边露出来的、天鹅一样雪白的脖颈。

    看上去盈盈一握,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碰一碰。

    又或者是用指腹去蹭一蹭,最好是蹭得这脖颈通红泛粉,让原本雪白的地方开出一朵又一朵昳丽的雪上梅花。

    明烨目光一暗,瞬间又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

    应该拿条围巾严严实实地遮起来的。

    江昭却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有多百转千回,匆匆抬头看了他一眼,抽空笑了下,又假又敷衍。

    “谢谢你。”话倒是礼貌得很,声音也绵软得任人拿捏,只是笑意从来都不达眼底。

    明烨又想到了昨晚透过细小的缝隙所窥见的风景。

    ……江昭从不知道,他的房内都藏着什么。

    明朗似乎并不在意弟弟的所作所为,打过招呼后便站起身,同他们一起到了餐厅内。

    明家家规森严,用餐必须在专门的餐桌上,可不是随便找个什么地方都能吃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朗的公寓里会有一间如此之大的餐厅。

    餐厅内摆着一张长餐桌,长的两边分别能坐下两人,加起来便是四个人,而一头一尾分别只能坐下一个人。

    往常江昭和明朗都是分别坐在长桌两边,井水不犯河水。

    明朗是鬼,不需要用餐,再加上以前江昭看不见他,用餐的时间,他有时会站在江昭身后,有时又会在楼上巡视。

    被江昭知道后,他便很少以鬼怪的形态露面,一举一动都像极了一个活人。

    江昭一直到上桌才反应过来明朗已经死了。

    心里头对鬼的恐惧刚升上来,转头看见姿态自如、周身萦绕着荷尔蒙的男人,那点恐惧又在瞬时被压了下去。

    这个样子的明朗带给他的恐惧远没有面对明烨时多。

    明烨是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而明朗看着似乎永远不会真正生气,却又每时每刻都在生气。

    明朗落后两人几步,等他们按照以往坐的位置落座后,他才姗姗来迟,径直拉开了江昭身边的椅子,堂而皇之坐在了江昭身边。

    他的动作自然极了,江昭完全没有发现不对劲,只有坐在对面的明烨察觉到了背地里涌动的暗流,目光冰冷地抬头看了眼明朗。

    明朗同样回以冰冷的目光。

    两道相同的视线在餐桌上交错,却在江昭抬头的瞬间各自别开视线,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江昭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但看他们两个似乎都没什么不对,一头雾水地在心里轻声道:莫名其妙。

    系统记录的手一顿,小心问道:宿主,您不担心他们打起来吗?

    不担心呀。

    系统疑惑: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江昭一边在心里小声咕哝今天的系统好像也不太对劲,一边回答道:以明朗的性格来说,不会和弟弟打架。明烨虽然冲动,但他不会在我面前打架。

    他小小声地吐槽了句:都是大人了,又不是小朋友,怎么还总用打人来解决事情,可幼稚了。

    系统记录得飞快,原话录取到了小本本上,心满意足地收起了小本子。

    它觉得它现在特别像人类观察员,而宿主是它的主要观察对象,每天的任务就是记录宿主的心情起伏和对一些事的思考以及喜恶。

    嗯……听说在人类的世界里,他们也喜欢观察心爱的猫猫每天都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生活状态和心情如何。

    尽管它对这只漂亮“猫猫”无感,但它上司的上司却像极了所谓的铲屎官,要求它们把所有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

    用餐到一半,江昭忽然想起什么事,疑惑道:“明朗,你死了以后每天都做什么啊?”

    他要上学,明烨要上班。

    明朗一个人呆着的话岂不是很无聊?

    明朗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一条腿自然而然地抬起来,架在了另一条腿上,双手合拢搭在腹部。

    他微侧着头,声音里那股习以为常的漫不经心几乎要溢出来了。

    “出去走走,或者在家里看财经新闻。”

    他的目光若有似无扫了眼对面的明烨,“有时也会去公司看看。”

    江昭下意识咬住了一点筷子尖,侧头看向他,面对明烨的一瞬便成了雪白的侧脸。

    后者动作一顿。

    “你已经死了,还要去上班吗?”青年一只手倚在了餐桌上,侧头的动作让他的脸更加小了几分,似乎一个巴掌就可以尽数罩在手心里。

    他声音里的疑惑也很明显。

    明朗轻轻摇头,很是刻意地抬眼看了下对面的明烨,却没有说话。

    这一眼在江昭眼里,自然而然被解读成了是不放心明烨。

    明烨嗤笑一声,“大哥去公司是不放心弟弟初出茅庐会做错事,还是不放心偌大的公司交到一个不懂行的外人手上?”

    一句话夹枪带棒,说时倒是爽快。

    明朗却像极了对待小朋友的大人,半点不计较,“你好歹是我明家的人,就算上不了台面,明家的家产最后还是会落到你手里。”

    他顿了顿,话里藏着绵绵的针似的,“至于后面那点也是有的。毕竟公司上下几千人,不能因为私人错误而被迫承担后果。”

    系统一瞬间就闻出味了,怀着崇敬的心情翻开另外的小本本,屏息凝神打算把这场对话一字不落地记下来,当作年底考核的额外加分项。

    再看小本本前面,记得赫然是邬景山。

    “只是有些别的东西,不该是你的,永远不会是你的。”明朗淡声道。

    话说到这份上,江昭也察觉到了什么。

    他心里的系统小声道:明家两兄弟向来不合,说话难听一点是正常的,宿主不用担心。

    江昭有些茫然地点了下头,哦……

    系统默默感慨,这两兄弟和江昭独处的时候,被漂亮又香软的小美人一晃,连活命的机会都可以放弃,甚至忘了还有情敌的存在。

    这一对上,独处时想得多深明大义,都成了泡沫。

    ——有的只是想把小漂亮独占。

    跟着宿主的时间越久,小系统越能理解其他人类为什么喜欢宿主。它虽然不可能是人类,但有时候想想,也还是会觉得宿主太蛊了。

    面对明朗的冷言冷语,明烨毫不示弱,反唇相讥,“是吗?偶尔你不是也会跟着江昭去学校吗?”

    江昭动作一顿,下意思抬眼去看明朗。

    明朗跟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