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欢迎加入诡谈会 > 正文 第107章:高铁追魂
    女生的目光也随着吴秋的眼神歪过头朝自己身边的走廊看去。

    但是除了地上偶尔有的纸屑等垃圾,以及不远处推着买特产和零食小车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高铁乘务员小姐姐以外,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可没有看不见不意味着她感受不到,吴秋目光所停留的那个地方,女生的眼神看过去时很明显感受到了一阵寒冷,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再加上刚才吴秋所说的那句“它来了”,直接就令女生如坐针毡。

    “零食、饮品还有快餐,有人需要吗?”

    乘务员小姐姐推着小车一点点朝这边过来,在吴秋的视野中,那个小姐姐就像是不要命似的朝着那道血影撞过去。

    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现在开口突然去阻止人家乘务员显得也太突兀了,而且吴秋觉得这血影不应该会如此轻易的就动手杀人。

    这里可是高铁上面,周围几十个人团团坐着,鬼怨念可以如同阴气一般汲取活人的精气神,反过来也一样,活人的精气神过于浓郁,鬼怨念就像是太阳底下的冰块一样,会被融化掉的。

    付雪这种不去主动汲取活人精气神的厉鬼自然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但那个血影很明显不是这样的,不然他也不会缠上这女生了。

    咕噜咕噜——

    伴随着小推车轮子的声音一点点靠近,乘务员小姐姐已经抵达了血影所在位置。

    但下一秒,那血影就如同一副投影出来的3D图画似的,乘务员小姐姐的身子连带着小推车直接穿了过去,不出吴秋所料,双方都完全没有产生一丝影响。

    咚——

    乘务员小姐姐走过去之后,血影朝着女生的方向走过来一步,发出一道极其轻微的脚步声。

    这一次,不仅仅是吴秋,就连那个坐在位置上显得惊慌失措的女生也听见了脚步。

    在一个自己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的走廊上,凭空出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甚至于女生隐约间看见地面上都出现了一抹血红色的脚印,吓得她连忙解开自己腰间的安全带站起来,扭头就要朝着反方向跑去。

    见此吴秋也没有拦住她,只是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觉得这女生挺倒霉的,估计今天是走不出这趟高铁列车了。

    从一开始他发现血影站在远处的时候,就注意到女生手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抹血红,那时候血影的目光还相当迷茫,似乎找不到女生在哪儿,东张西望的看着。

    但伴随着女生一掌接着一章拍在自己胸口上,血手印的增加让血影的目光渐渐朝这边转过来。

    这血手印似乎就像是一个定位一般,所以吴秋处于好意顺手提醒了一句,让她别再拍了。

    可停下动作的女生似乎被自己胸前和手上的血红给吓到了,那惊慌失措的情绪一下子令血影的目光彻底锁定在了她身上。

    看样子血影锁定女生的手段靠的是她身边出现的诡异情况,引起她情绪上的恐慌而确定位置的。

    如今她直接害怕得站起来逃走,那简直像是黑夜中的一抹烛光般显得明显无比,血影走上来的脚步也快了几分。

    那就只能让她自求多福了,吴秋可不会因为一个不相关的人去莫名其妙的惹到一个敢追到高铁上杀人的鬼。

    微微将自己的头扭到一边,吴秋尽可能保持自己身体的放松,看着血影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不为所动。

    “你身上有杂货铺的味道,那下一个……就是你……”

    突然一阵阴恻恻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吴秋猛地回头看向走廊上已经只剩下背影的血影。

    刚才这话是血影说出来的!?

    该死,自己有什么地方惹到他了吗!?

    杂货铺的味道,难不成这家伙和杂货铺有仇?感觉到自己是杂货铺伙计,打算牵连到自己身上了是吧?

    吴秋还在沉思,血影的脑袋缓缓的转过来,但身子却没有动,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将整个头拧了一圈看向自己,露出那同样满是血红的牙齿,就像是自己微笑一般。

    但这个微笑代表着的,似乎并不是友好,而是死亡……

    “小秋,咱们要提前下手吗?”

    此刻的付雪已经坐在了刚才那个女生的位置上,反正她也起身离开了,不坐白不坐。

    感受着那血影身上散发的鬼怨念强度,付雪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稳稳的压制住他,让其没有办法伤害到吴秋分毫。

    但吴秋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深呼吸了一下摇了摇头。

    即使付雪感觉自己可以稳稳的压制住血影,但两个鬼在高铁上这种狭小的地方争斗起来,别的不说,光是付雪那腐蚀性液体就足够杀死一片普通人了。

    鬼怪打架,凡人遭殃。

    虽然吴秋并不是什么圣母,但因为自己的原因凭空把一车无辜的普通人牵扯进来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看着血影朝着女生的方向缓步移动过去,仿佛完全不担心这种移动速度追不上她。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过道前方传来,吴秋稍微抬起头朝那边看去。

    一个身上穿着白色外套,胸口处满是血手印的女生正从前面脸色慌张的跑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吴秋的存在,继续顺着过道后面跑过去。

    旁边的乘们似乎也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依旧是自顾自的聊着天或者闭眼休息着。

    鬼打墙吗?

    看着女生跑到过道后面远处直到背影消失,没过一会儿又从前面的过道跑出来。

    此刻的她就像是被困在了无限循环的莫比乌斯环当中似的,却浑然不知自己永远跑不到尽头。

    奇怪的是那血影也没有回头抓她,只是跟着她身后一步步走着,仿佛一位优雅的绅士一般不紧不慢。

    一人一鬼在这鬼打墙当中前进循环着,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但吴秋很清楚,活人是会累的……

    再这样循环跑下去,先别说女生本就因为鬼怨念缠身导致有些虚弱,哪怕是国家运动员来了,也不可能累趴一个鬼的。

    血影迟早会抓到女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可惜了,意外从血影朝吴秋说的那句话开始,就已经在发生了。

    现在吴秋可不打算袖手旁观了,毕竟那玩意儿说下一个缠上的人就是自己,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这个女生没有死,自己就暂时不会被它缠上?

    当下吴秋还需要去江市了解清楚付雪父母的事情,可不能因为血影的追杀导致出现什么意外。

    但从女生身上了解到血影到底是怎么缠上她还是有必要的,毕竟这家伙好像和杂货铺有些渊源。

    咚咚咚——

    女生快步跑过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时不时回头看了看,发现身后的脚步声以及那隐约在地上出现在脚印似乎和自己的距离并没有多少变化。

    惊慌之间只能继续朝前方跑去,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脑袋现在昏沉沉的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什么异样。

    啪——

    吴秋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从他身边马上又要跑过去的女生,凭借着资深者被加强过的身体素质,他的手宛如一把铁钳似的让女生挣脱不开。

    “你是谁?要做什么……嗯?!!”

    跑动逃命过程中被一把抓住的女生自然有些气愤,但将头转过来看向吴秋的时候,她也瞬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一直都是向前跑的,按理说已经跑过去好几节车厢了,怎么这个家伙还在这儿?

    低头看了一眼吴秋身边,是空无一人的座位,上面隐约间还有几滴刚才自己用沾满血红的手拍胸口的时候滴落的液体,女生脸色就是一变。

    她也不是傻子,立马察觉到这就是自己刚才离开的地方。

    “跑了这么久,不累吗?”

    “这是……鬼……打墙?”

    有些不确定的声音从她口中说出来,眼神看向一脸淡定的吴秋,希望从这个陌生的男生口中听到确切的答复。

    毕竟之前吴秋还提醒她胸口血迹的问题,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坏人,现在拉住自己好像也是因为看出来自己鬼打墙情况了。

    “嗯,鬼打墙了,而且你没有发现周围的人对于你这种乱跑的情况,完全没有在意吗?”

    看见女生似乎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吴秋松开了她的手,指着旁边的乘解释道。

    在他看来这鬼打墙似乎和鬼谈会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被鬼打墙的人在周围人眼中存在感似乎已经被降低到了极致。

    “那你又是怎么注意到我的呢?”

    女生也是立马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反问着吴秋。

    既然周围的人对自己如同看不见一般完全不在意,那眼前这个看起来透露出一股子慵懒气息的男生又是怎么注意到自己的呢?

    但她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吴秋的回答,就看见吴秋轻轻将她往过道后面一推,然后撇了一眼她身后,淡淡地说着:

    “它现在已经快要追上你了,你再跑一圈回来咱们再说其他的。”

    反正现在已经遭遇鬼打墙了,眼看血影快要追上女生了,吴秋直接让她再跑一圈回来,然后再降自己的推测说一下。

    当然,如果自己一会儿的推测不对劲,那么可能就要麻烦她多跑几圈了……